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文 | 宁缺

今年7月,《通灵妃》第二季开播,48小时内剧集播放量便冲破了千万,微剧成为各大平台、众多制作公司争相追逐的新方向。

如今,爱优腾纷纷发力微剧,不仅在流量上倾斜,还在政策上帮扶,其实就是为了吸引曾流向短视频平台的观众。

但是爱优腾这个算盘能够打得响吗?

爱优腾竭力扶持微剧

背后有何难言之隐?

微剧是近期的大热话题,根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多家平台入局微剧赛道,明年将会有上百部微剧上线。

为了吸引微剧制作者,爱优腾纷纷行动起来。腾讯视频发布了“火锅剧”的激励规则和合作方式,开放了两批“火星计划”,招募有能力的团队参与微剧的创作;而爱奇艺和优酷也在去年就对外公布了微剧付费分账模式。

微剧的时长控制在几分钟内,多以竖屏剧为主,相比于长剧来说,而且微剧体量小、账期短,收割流量快,深受腰部公司的欢迎。而且微剧多以喜剧为主、反转强烈,易于理解、传播和二次创作。

但微剧能够在短时间内兴起,离不开这些长视频平台政策的帮扶,为什么爱优腾要竭力扶持微剧内容呢?

其一,短视频兴起,占据了大量用户时间和广告份额。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上半年月均MAU11.55亿,其中短视频快速增长,行业MAU已经达到8.52亿,短视频的时长已经占据总时长份额的20%,仅次于即时通讯。

在广告份额上,根据36kr报道,字节跳动今年在中国市场的广告营收将至少达到人民币1800亿元(约合272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市场的广告收入占其总收入的绝大部分。而爱奇艺三季度在线广告服务业务营收为1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收入占比下滑至25%。

更可怕不是短视频分走了长视频的用户市场和广告收入,而是如今的短视频玩家也开始逐渐向上兼容。从前,抖音用户拍摄视频都是15s,想拍摄1min以上的视频则需要粉丝数达到10万以上。

而现在,抖音逐步放开了用户的视频拍摄时长。2019年8月,抖音正式宣布逐步放开15分钟长视频权限。而另一位短视频头部玩家快手也从2019年7月份开始,逐渐向一部分用户开放了5-10分钟的视频录制时长内测,未来将会全面开放。

其二,长视频平台面临会员增长乏力,商业模式不合理的普遍难题。根据爱奇艺最新财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爱奇艺总订阅会员数量为1.048亿,上一季度为1.049亿,去年同期为1.058亿。也就是说第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数量无论同比还是环比,都出现了负增长。

随着爱奇艺、腾讯视频订阅会员数量先后突破1亿,长视频平台人口红利消失,用户的高速增长已接近尾声,接下来的增长需要在每一个缝隙里收割。而且现在爱奇艺已经引领了会员涨价,长视频平台需要更多的内容满足站内受众。

除此之外,长视频盈利很难,这是因为长视频的商业模式不合理。因为在内容上长视频平台PGC占比太多,而PGC内容需要平台花重金购买。但是对于微剧来说,并不需要平台花大成本就可以有丰富的内容,微剧能够大大充实长视频平台的UGC板块,也能够并且改善长视频的商业模式。

其三,外部环境来看,西瓜视频和芒果来势汹汹,B站也在不断破圈。除了一直在微剧上面耕耘的爱优腾外,芒果TV也动作频频,继《请和男护士恋爱吧》之后,又相继上线了《妄想少女MOMO》《如意婚纱店》等微剧,而B站一直深耕长视频,并且拥有极强的用户粘性和社区氛围。而西瓜视频在今年一直疯狂“砸钱”,打免费牌吸引观众。

其四,微剧自身有值得投资的魅力。经过短视频的洗礼,观众已经能接受微剧的模式,去年出了好几款爆款微剧,《通灵妃》系列作品在全网已经有超过了10亿次的播放量,《摩玉玄奇》不仅登上了B站电视剧榜TOP1,还在豆瓣获得了7.0评分,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爱优腾围猎微剧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抓住用户的碎片时间,与平台上的长视频内容互相补充,吸引短视频观众,那么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长视频向下兼容

真的能够夺回被短视频分走的观众吗?

在影视寒冬下,微剧更受资本欢迎,毕竟成本小,风险低。而爱优腾以分账的形式扶持微剧,也给了制作公司勇气,长视频向下兼容的同时,真的能够夺回被短视频分走的观众吗?

其实,微剧能不能带来预想中的效果,还是需要多方面考虑的。

其一,看微剧本身。爆款微剧并不是天天有的,好作品如大浪淘沙一般,制作公司要抱着平常心进行创作。目前来看各大平台上的微剧产品大多数还停留在草台班子、粗制滥造的阶段,只有少数精品出现。

这需要平台在扶持之时,也要加强把控能力。只有符合用户视听需求的微剧,才有望在竞争中胜出,占据赛道的头部位置。而低下之作反而会破坏平台内部生态。

其二,除了爱优腾之外,在平台层面,快手、抖音、腾讯微视、爱奇艺随刻在明年将会发出大量微剧,而快点、番乐等新兴的视频平台也在微剧领域也进行着积极的尝试,届时必然会加剧微剧的竞争。目前各大平台在微剧内容生产的各个环节展开竞争,而平台背后的资源生态是微剧脱颖而出的关键。

在公司制作层面,有很多优质的公司加入。长信传媒已经投拍了20部微剧,金色传媒这样专注于长剧集的公司也开始试水短剧,在公司和平台的加入下,微剧市场的行业淘汰赛会加速,而长视频平台能否胜出还不好说。

微剧仍有诸多困难未解决

繁荣只是“昙花一现”吗?

微剧是一种新的形式,尽管已经呈现了一个小爆发,但从剧本到制作到宣发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新的方法论。微剧只是拥有了一个好开始,但这并不能保证其一番风顺。

目前的微剧基本上都延续了短视频的快节奏剪辑和竖屏形式,但是在故事叙事上存在逻辑问题,人物刻画也过于片面,颇有种形式大过内容的感觉。但是只有内容才具有长效的生命力,这个创作逻辑在微剧中也不能丢。

另外,微剧还没有形成自身的护城河,存在着剧集内容与平台需求的不匹配、创作端与承制方的制作标准不统一、内容评估体系不完善等情况,此外,用户付费习惯也没有培养出来,在广告上也没有探索出一条成功之道。

而且微剧还需要打破固定思维,突破旧有模式,与快手、抖音上五花八门的短视频内容区分开,同时避免内容的高度同质化,这才是是微剧需要重点攻克的难点。

那么,如今备受追捧的微剧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会“长久存在”呢?

笔者认为是长久存在的,给出以下两个理由。

其一,短视频已经重塑了大众娱乐消费习惯。根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止今年年中,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为9.01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达到8.18亿,日均短视频产品使用时长达110分钟,在产值上也快速增长,2018年是467.1亿,现在已经到了1302.4亿。

用户是喜爱微剧这种形式的。微剧短小精悍,能够适应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并且微剧互动性强,更擅长展示碎片化、生活化的内容,能带给观众沉浸式的追番体验,大有被持续消费的可能性。

其二,现在的长视频都在探索长短剧结合的方式,为了对“长短视频”进行融合,腾讯旗下yoo视频更名为火锅视频,并推出新品微剧“火锅剧”;今日头条也推出西瓜视频,与旗下抖音形成联动;而百度系也推出了好看视频、番乐、全民小视频,补齐自身短板。除了平台之外,长视频也在探索其他的路径。

如今,微剧是长视频平台在内容上的“长短融合”,微剧模式的兴起,本质上是因为大环境下内容过于饱和,内容平台们只有不断产出新内容模式,不断寻找着观众们的兴奋点才能留住观众。

总之,微剧是一个区别于长剧集和网络电影的互联网新兴增量市场,巨头都对这个赛道虎视眈眈,野蛮生长后,微剧一定会往精品化发展。在“用户导向”之下,微剧的需求迫在眉睫,以小成本的微剧撬动大需求,长视频平台何乐而不为呢?

爱优腾押注微剧抵御快抖,但微剧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短鱼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