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以给很多人带来快乐,却带不走有些人的焦虑,比如薇娅、李佳琦和辛巴。

今年双十一,比以往都要来得更早一些。10月21日,天猫全面开启预售。在前一天晚上的直播中,薇娅和李佳琦销售总额分别为32.21亿元和33.27亿元。有人粗略计算,李佳琦一晚就能赚6.83亿元,薇娅更是高达7.15亿。

仅仅用了一天时间,直播三巨头的带货量就达到25亿元,这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内地票房第十名电影《西虹市首富》上映两个月的总收入,也是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今年第三季度的总营收。

这样的顶流主播,赚这么多钱,还会焦虑?

会!而且是他们自己说的。薇娅曾多次表示“一天都不敢休息,一休息就会紧张”,李佳琦曾因为两天没有直播,就担心“自己快完蛋了,粉丝可能都跑了”。

在商业社会中,对利益的追逐永远没有尽头。在一场没有尽头的追逐中,没有人可以放松下来,唯有狂奔。

焦虑来自于对未知的不安。

当薇娅、李佳琦和辛巴成为直播带货的天花板,下一步该怎么走?如果有一天,自己不红了,或者身体扛不住了,甚至直播带货这个行业都不存在了,到时该怎么办?

答案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找到。

焦虑绵绵不绝期

焦虑之一:同行、外行都想分杯羹

在商业社会,金钱和利益就像是大海中引来鲨鱼的鲜血。自从直播带货站上风口,谁都眼馋希望能分一杯羹。

过去,李佳琦、薇娅们面临的压力来自主播同行的竞争。李佳琦曾公开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你今天不直播了,说不定你的粉丝就会被那另外的9999场直播吸引住了。”

现在,直播带货完全变成了一场混战,许多意想不到的人进入这个战场。

比如各种知名的、不知名的企业家,包括格力电器总裁董明珠、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等人,都是直播带货的爱好者;又比如降维打击的罗永浩,已经成为一颗光芒万丈的带货明星;还有自带流量的一线明星大咖,带着大把的资金、强悍的作战团队进入这个行业。

有人杀进来,就有人会被淘汰。李佳琦、薇娅、辛巴这样的老玩家心中怎能不想,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焦虑之二:革命的本钱别出问题

网红的生命周期有限,大概只有两到三年。带货主播能火多久,要看行业和平台火多久。现在谁还知道,映客或花椒的第一主播是谁。

顶流主播只能跟时间赛跑,无奈身体开始亮起红灯。

李佳琦今年直播场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曾经一年365天直播389场的他,截至10月22日,只播了185场。一部分原因是小助理付鹏的离开,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李佳琦的身体。因常年拼命,李佳琦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损耗,有时不得不停播。

辛巴的身体状况在双11期间也出了问题。他在直播时,直接展示身上的红斑,说自己好像得了水痘,浑身都是痘,还发红,伴有低烧现象。

抖音主播罗永浩则在今年7月因为急性肠胃炎出现脱水症状,只好缺席直播带货。

相比一众男主播,薇娅的身体似乎更强壮些。“劳模”薇娅的生活基本上是黑白颠倒,甚至一天开过三场直播,下了直播必须要吸氧。但从今年开始,薇娅刻意放慢了速度,一个月给自己放一天的假。

在一档视频节目中,主持人和薇娅有一段这样的对话: “你今年去体检了吗?” “不敢去。” “为什么?” “就想着不去检查就没病呗。”

摧毁一个带货主播,一张体检报告就够了。

焦虑之三:成也流量,败也流量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目前,李佳琦淘宝直播间粉丝数已突破3700万,薇娅淘宝直播间粉丝数达到3793万,辛巴的快手粉丝更是高达7107万。

作为顶流主播,只要李佳琦、薇娅身上有新闻发生,基本上就会冲上热搜。

但是,舆论和关注既可以把人举向山巅,也可以分分钟把人摔下山谷。荣耀和诋毁,转换常在一瞬间。

薇娅捐了一所希望小学,结果被质疑作秀,直播时恶评不断;辛巴叫卖合成燕窝翻车,遭职业打假人曝光;李佳琦和杨幂直播;因言论不当公开道歉。

正所谓,吃得了流量的红利,也要承受得起流量的反噬。

焦虑之四:平台,在依赖与博弈之间

平台离不开顶流主播,但又不希望主播脱离平台的控制。两者之间的博弈,就像走钢丝。不到迫不得已,双方不会轻易撕破脸。

这个问题,在辛巴身上可能更凸显。

辛巴有着极其浓烈的江湖气息——要挟品牌方、喊话平台。今年4月,辛巴和快手主播散打哥起冲突,展开了一场骂战。之后,快手对涉事主播停播警告,辛巴和散打哥接连宣布暂时退网。辛巴与快手的裂痕已经出现。

主播的形象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平台,辛巴“真性情”的标签并不是快手想要的。如何收场,就看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留好后路好退休

在狂奔的路上,何以解忧?唯有提前给自己留好退路。作为顶流“打工人”,薇娅、李佳琦和辛巴早已行动起来

(1)娱乐跨界,让更多人看到自己

这一年,李佳琦马不停蹄地发布新歌、跨界说相声,跑到《乘风破浪的姐姐》上,为姐姐们加油打气;

薇娅也是各大热门综艺的常客,参加过《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适合薇娅的国内顶级综艺,能参与的基本都参与完了;

辛巴今年又举行了一场演唱会,邀请了邓紫棋、吴亦凡、张信哲等众多大牌歌星,比明星更似明星。

让更多人看到,也许目的并非真是要进军娱乐圈,背后的意图在于,可以帮助主播带来新用户,增加直播人气。

流量红利总有吃完的一天,增加曝光是维持流量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2)从台前走向幕后,自己做老板

美ONE专捧李佳琦,整个公司都在服务他一个人,很多商业化的动作也都是围绕着他的个人IP展开,连他的宠物狗Never都被打造成李佳琦直播间的第二个IP。

但李佳琦说过,美ONE无法再造一个李佳琦。

“口红一哥”心中一直有个“老板梦”,曾多次提到打造自主品牌的愿望,而不仅仅只是带货卖货。他创造了2+7美妆品牌,希望打造成可以跟一线品牌媲美的国货美妆。

“这个美妆要站在大商场的一楼,要站在国际一线品牌的旁边,说不定我的生意比他们的生意更好。”

至于薇娅,她的老公董海锋,正是其背后MCN机构谦寻的董事长。也就是说,薇娅除了主播,还是老板娘。

谦寻也在努力扩大流量池,签下众多艺人,积极打造新IP,除了像张沫凡MOMO、深夜徐老师、小侨Jofay、呗呗兔等网络红人外,也不乏明星艺人,例如主持人李响、歌手林依轮等。

同时,薇娅和谦寻也在积极打造供应链。她上《十三邀》时,许知远跟着她逛公司,公司一共十层,两层做成了供应链基地,专门来放薇娅带过的优质供应商商品,规模不亚于一个中型商场。

辛巴也在做同样的事。今年5月,辛巴退网期间,旗下主播蛋蛋就打着“替父出征”的口号在快手开播。以家族为纽带,辛巴旗下的主播矩阵已发展得十分稳固。

今年8月,辛巴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直播基地,像一个巨大的商场。一楼服饰,二楼鞋包配饰,三楼美妆食品,四楼电器,五楼、六楼是直播间。辛巴的计划是打造七个直播供应链基地,这是第一个。

薇娅和辛巴都在弱化个人直播在公司业务中的比重,寻找新的业务增长曲线,打造新IP和建立供应链,价值凸显。

(3)开辟新战场

此外,三巨头还把触手延伸到了资本市场,在直播外开辟新战场。

从公开信息看,这三人及其公司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共有23家之多,投资总额高达6.668亿元。

其中,李佳琦绝对领先,他个人对外直接或间接投资公司达10家,辛巴是5家,薇娅投资了3家。

直播风格不相同,投资风格差别也不小。从他们投过的公司来看,李佳琦投资的领域以品牌策划和文化传媒居多,薇娅3家企业中,两家为服饰企业,一家为电商美妆公司。

其他主播不是焦虑,而是事关生死

当薇娅、李佳琦、辛巴在面对焦虑时,不断寻求出口,做老板、转幕后,发力供应链,甚至转型做投资。尾部主播的焦虑倒是简单纯粹,那就是活下去。

电商圈里流行着一句话:“主播只分两种,一种是头部主播,另一种是其他主播。”

直播行业遵循的是一九原则,如同外面残酷的商业世界,马太效应明显。去年双11,头部主播们,包括红人雪梨、张大奕在内,都能接到超级大牌的商业合作,但今年双11,大牌只把预算锁在了薇娅和李佳琦两个人身上,接地气的品牌也会被专注于服务老铁的“快手一哥”辛巴收入囊中。

粉丝在200万左右的腰部主播在与大V同场较量中,只能勉强喝到汤,而那些刚入行不久的尾部主播、足部主播,喝的有可能是冬天里的西北风。boss直聘数据显示,76.6%的“带货经济”从业者最高月收入低于万元,58.2%的人都在考虑转行。

即便如此,草根主播们还是想靠着“一夜爆单”的梦坚持下来,把自我调侃浓缩成一副对联:“没有热门的时候饿死,有热门的时候累死,横批是不得好死。”

薇娅、李佳琦和辛巴,就像橱窗里光鲜亮丽的模特,吸引外面的人向直播行业羡慕张望,殊不知,对于他们之外的其他主播,甚至连焦虑的资格都没有,生存还是死亡,才是头等问题。

 

文章来源:【新盟财经】

作者:新盟财经

 

薇娅李佳琦辛巴们焦虑式暴富背后:直播电商还能火多久?-短鱼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