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在2021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民法典里,如果一方出轨,另外一方可以要求赔偿。” 这是抖音上的吴行军律师最近发布的一条视频,短短几句话,引来了许多互动。“我长期被家暴,如何起诉离婚?”、“我大着肚子收集到证据,法院不认可怎么办?”几乎在每条视频的留言里,吴律师都能收到不少类似的网友提问。

“老人穿财神爷衣服到银行要钱怎么办?”、“贵阳大巴司机被乘客暴力敲击该怎么判决?”在抖音的社会新闻热榜下,用户也总能刷到一两条律师李叔凡的专业解读,几句话干脆利落,把案情和法条分析得清清楚楚。

在许多人看来,律师是个神秘又自带光环的职业。“打官司”这件对老百姓来说显得有些遥远的事情,更让律师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庄严感。同时,法律条文对于大众来说也是晦涩难懂、枯燥乏味,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几乎没人会主动关注。

去年,人称政法界郭德纲的刑法学教授罗翔老师,凭借一段段主角为“法外狂徒张三”的曲折离奇的刑法案例视频讲解,意外在网络上蹿红。“粪坑案”、“雇人反被强奸案”等段子成了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意外让“邓玉娇案”、“百香果女孩案”、“郭力维权被构陷案”等案件重新得到讨论。

其实,在罗翔之外,还有一批民法律师活跃在抖音上。他们用案件解读、条款科普、剧情演绎等形式,对大众关注的法律热点话题进行科普。结婚该不该给彩礼、工伤的职责如何划分、租房被房东赶出家门怎么办、朋友借钱不还怎么办......这些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都悉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频中。

而在和用户逐渐建立起信任的过程中,律师们也从用户当中窥见了一些未曾被看见的需求和真相。在面对法律问题时,一些人出于耻感或担心隐私暴露不敢去咨询,而抖音让他们有了求助的途径。律师们的的人生,也在猛烈增长的粉丝数中,迎来了改变。

我们采访了两位在抖音的网红律师,一位是从业15年,在抖音拥有近千万粉丝的民事律师李叔凡;另一位是从业7年, 在抖音粉丝过百万,专注婚姻和民商领域的律师吴兴军。他们讲述了在抖音做律师的独特经历。

李叔凡
半年涨粉1000万
一个民事律师在抖音的奇袭

“还款日期写成了一百年后,我还能要回钱吗?”

原本约定2020年12月18日之前还款的借条,一不小心日期写成了2200年。180年,不管是出借人还是借款人,都活不到那么久之后,这钱还能要回来吗?

这是我在抖音,给各位网友讲的一个民事案例。

案子看着荒诞离奇,但这在我们民事领域律师这行,类似的案件层出不穷。自从开始做抖音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在评论区@我,让我帮他们回答各种想要知道的法律问题。

于是,你在我的抖音里面,能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分手了,我给女方送的彩礼能要回来吗?”
“办公室久坐得痔疮,这算工伤吗?”
“暑期作业太多,我能不能打电话把老师抓起来?”
其实这也是我最开始进驻抖音,拍摄法律科普视频的原因。我本身就是抖音深度用户,有空就爱刷刷短视频,但一直没怎么见到做法律科普的律师,我就想,干脆开个账号给大家科普一下。

我最开始入驻抖音,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兴趣。

我现在还记得,那条视频是在2018年12月25日拍的,讲的是大家关心的问题:遇到心术不正的女婿或者儿媳妇,如何保证遗产不被恶意继承。我把答案编成了顺口溜,拍了一段视频,没想到得到了那么多反馈。

法律科普讲究短平快,不讲什么太深刻的法律知识。更多的时候,反而需要用通俗的大白话,把专业晦涩的法律术语和理念给大家解释清楚。视频是我在办公室随手拍的,只有十几秒钟,不过我之前在本地电视台做过3年法律节目主持人,倒也不怕镜头,十来分钟就拍好了。

也许是题材和形式的原因,这条视频发出一周,就给我的抖音号涨了3万粉丝。

第一条视频就小火了一把,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在这之后,我断断续续更新了一年多时间,基本上把大家都比较感兴趣的民法作为科普方向。

去年5月,我决定开始好好耕耘我的抖音号,和团队开始更加专业化的内容制作。一般我会选择从抖音热搜、粉丝提问中选择选题并制作文案,至于拍摄和后期制作,则交给了团队中的其他小伙伴。粉丝开始迅速上涨,短短半年时间,我的粉丝数从7万涨到了现在的969万,热度最高的一期视频,播放量超过了4000万。

针对粉丝量级的变化,我和团队制定了不同的内容策略:在300万粉丝之前,涨粉主要靠知识分享,内容以法律服务为主,包括劳动者维权、房屋继承纠纷等;粉丝达到500-800万时切入社会热点,在法律基本框架下点评热门议题,原则是遵循社会共识,尽量增加幽默性,这样受众接受度会更高;800万粉丝之后,在内容中融入更多个人风格,比如剧情、日常生活等,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自己做了抖音号,我能切身感受到这两年抖音越发重视知识分享内容。抖音会抓住每一个社会热点来进行普法活动,比如今年实施的《民法典》,激发了全社会对于法律的关注热潮。抖音就推出了“抖说民法典”的计划,邀请数万名法律专业人士进行短视频普法。结合社会热点话题和事件,通过案件解读、条款科普、咨询服务、剧情及“段子演绎”等形式,进行《民法典》知识科普,对网友的咨询进行法律公益援助。

我很高兴地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同行也入驻抖音,90%以上的社会热点话题会有1-2位律师参与探讨,进行法律方面的解读。像“拆迁房如何索赔”、“李国庆俞渝股权争夺案解读”、“外嫁女是否还能获得村里分红”、“老公出轨如何打官司才获得最大保障”,”离婚冷静期”等热点,都是老百姓最关注的,我们的内容有趣又有用,很受欢迎。

其实做网红跟做律师也差不多,都要遵循二八定律。我当初做律师,也是冲着时间自由、收入高、社会地位高来的。结果现在看来,除了时间自由是真的,其他也都不能保证。行业内八成收入,掌握在最顶尖的那二成从业者手中。我和所有律师同行一样,也在努力工作,争取成为其中的二成。

在以前,要成为顶尖的律师,需要资源、案件、甚至运气的积累。而如今,抖音给了有才华有能力的年轻人一个成为“顶流律师”的机会。

很多网友跟我说,我是他们在抖音最关注的律师之一,因为我讲得清晰,和蔼可亲。我觉得,如果我的讲述能够改变大家对律师的遥不可及的印象,让大家意识到,律师也是亲切的,法律也是有温度的,这就是做抖音普法号的一个重要意义。

更重要的是,普法号的存在,能让大家知道法律是什么样的。生活中方方面面都和法律有关,如果我们遇到生活中各种事情发生的时候,都能用法律思维进行思考,可能这就是我们普法号存在的价值。就像我总在视频结尾说的那句话,“法律无非柴米油盐”。

吴行军
在抖音做婚姻律师
我看到了人性的复杂

“结婚一定要给彩礼吗?”
“法律没有规定,结婚一定要给彩礼哦。”

这是我在抖音发布的第一条内容,以情景剧的形式,给大家讲了个婚姻法相关的小知识。

其实早在2017年,我就已经开始尝试拍法律科普类的视频。最开始,我讲的是企业法相关的知识,视频的形式是跟着其他同行后面学的,对着镜头干讲,那叫一个干货满满。

但是拍了十几条之后,我发现没用,数据特别差。大家觉得企业相关的法律太深了,普通人一般都听不懂,即使听懂了,手上也没个公司。我一想,干脆就转型去讲婚姻法相关的知识了。

第一条视频,选择了彩礼问题。到底要不要给彩礼,这在我们中国是个非常普遍的社会问题。为了让视频里讲的法律知识更好懂,我换了种讲述方式,选择了抖音上比较常见的情景剧形式,根据每次想讲的法律知识来提前设置剧情。

看起来拍的比较简单,但是最开始拍的时候,这样一条视频我得录上三四十遍。直到后面慢慢熟练起来,才能四五遍就拍成一条。而用情景剧形式拍婚姻法相关问题,也是我们深思熟虑过后的方向。

想要在抖音上火起来,就不能离大家的日常生活太远。一是得讲大众化,有社会普遍性的问题;二是根据这个问题延伸出的法律知识点,要是那种普罗大众比较容易误解,感觉模棱两可的点;三是得选择一个简单直接的表达方式。

我在抖音数据增长的很快,最多的时候,是一条讲夫妻共同债务问题的视频,涨了十几万的粉丝,到现在,我已经有近100万粉丝了。

彩礼、出轨、家暴……情感生活的暗涌,和每个人切身相关,但在中国,能够有意识运用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人并不多。

抖音上,我收到几千条的咨询,都在为自己的婚姻抱怨,认为自己的婚姻不幸,怎么遇上那样的人,急切希望与另一半分开撇清关系。刚好在抖音里刷到了我,顺便问问,当我们提出付费咨询,很多人就不再继续问了,这其实说明很多人对待自己的婚姻关系态度是不明确的,这也意味着,在婚姻法领域,普法教育的道路还是任重道远的。

成为抖音红人,对我来说最直接的好处就是知名度的增加。有时出门去吃饭,也能遇到隔壁桌就是粉丝的情况,嘀咕着在哪里看过我的视频。同行之间也会推荐,遇到相似的案例,还会拿我的视频给对方进行解答。这让我感觉自己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更重要的是,我的成功,也鼓励了身边的不少律师开始尝试用抖音短视频去普法,甚至很多律师同行都跟我说,现在做抖音,都成了做律师的必修课了。抖音也顺势推出了“律舰计划”,为新加入的律师同行,提供多种资源的扶持和必要的指导。我觉得抖音能够花这么大力气,帮助律师宣传,为普通民主普法,也是一件好事。

我觉得律师的确是个有价值的职业,它能够给人提供一种规则意识,每个环节的逻辑性都相当严谨。正是有了法律规章,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才能如此顺畅。

如果你遇到生活中的问题,不妨学学法律。至少,这会给你解决问题多提供一个渠道。

文章来源:公众号:一段Episode